徵信社台灣優質徵信網
徵信社 > 法律常識 >
 
媒體排除個資免責 名嘴學者不同調
立法院二讀通過的「個人資料保護法」修正草案,將媒體排除在免責範圍外,電視業者與名嘴認為這是台灣民主的倒退;學者認為保障個資是人權立國的基礎,但同意不應無限上綱。

「個人資料保護法」修正草案,明訂媒體報導他人隱私時必須「告知當事人」;如果媒體未告知當事人或蒐集後未經同意使用,將遭罰款或判刑,最重可處5 年以下有期徒刑,單一事件最高甚至可求償高達新台幣2億元。

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公會新聞自律委員會主委陳依玫認為,公眾人物的操守與私德,確實有一部分必須攤在陽光下接受檢驗,如果排除媒體免責,對公眾人物合理的監督將成為不可能。

陳依玫表示,不認同爆料文化,非理性的爆料應訴諸名嘴的自律;即便如此,她也不認同應藉由立法來規範名嘴,如此新聞自由將比戒嚴時代還不如,是台灣民主的大倒退。

陳依玫認為,以立法手段限制言論自由,凸顯立法的粗糙,連新聞自由都賠進去,也等於是在懲罰台灣的民主。

名嘴陳立宏直指此法是「吳育昇條款」,他說,立委吳育昇舉著道德的大旗,卻不堪檢驗;此法根本就是立委和有權力者自我保護的手法,是對台灣多元新聞自由的戕害,新聞工作者將因而綁手綁腳。

陳立宏認為「爆料」文化被污名化,其實即便狗仔隊也能發揮「正義」的效果,揭發公眾人物表裡不一的面貌;此法加高媒體報導的障礙,造成揭弊的傷害,此法是「損人不利己」。

節目主持人張啟楷也直呼,此法對台灣新聞自由的殺傷力太大了,讓第四權成為跛腳的第四權。由於此法已完成二讀,翻案的機率不大,張啟楷只能呼籲媒體大聲疾呼立法轉向。

不過,向來討論公共政策的張啟楷說,此法對他的影響相對較小,現階段只能期待法律通過後,可以刺激政治評論者或名嘴轉而加入公共政策的探討;未來則是盼望有再修法的空間。

至於學者的觀點,佛光大學傳播系副教授蔣安國舉雙手贊成個資立法,他說,個人資料的維護是人權立國的基礎。由於過去洩露個資造成個人財物損失、名譽受害,甚至家破人亡的事時有而聞,個資立法趨嚴、對人權的保障值得鼓勵。

蔣安國表示,所謂個資法與新聞自由的關係,重點在於兩者如何取得衡平,也因此新聞議題的規劃就特別重要;媒體必須善盡查證的職責,提高社會責任。他坦承媒體為了求快,往往忽略查證工作,造成對當事人的遺憾。所以,他認為立法趨嚴可以促進媒體深思啟動自律的功能。

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系主任賴祥蔚表示,此法指出新聞自由與個人隱私之間衝突的老問題。也就是說,關鍵問題在於,個資必須與公眾事務或公共利益有關,例如,與公眾事務、公共利益有關的個資就有必要公開,如某個地方有爆破物,可以公布這個地方的地址;否則就無須洩露個資,如某名藝人的住家地址或電話。

賴祥蔚同意個人的隱私權應獲得保障,但認為不能無限上綱。如果限制太多,媒體該報導而不敢報導,或者是豁出去報導,以後再來打官司,但如此就會浪費社會資源。

他說,以前美國就有類似判例,最後確定了與公眾事務有關的個資可以公布。然而,這次台灣的個資法修法欠缺這部分的說明,難怪造成媒體或名嘴的撻伐,認為是戕害新聞自由。

由於此法已完成二讀,大勢底定。賴祥蔚建議,立委可以重啟二讀或是完成三讀後,再立刻修法,以求補救,畢竟解鈴還需繫鈴人。
回上一頁